•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益人物 >> 内容

    如火中取栗让凤凰涅槃

    时间:2019/3/1 11:16:10

      核心提示: 如火中取栗 让凤凰涅槃 ——记江西宜春市人民医院肿瘤二科副主任漆兴芝 人民日报社市场报网络版《百姓中国周刊》江西宜春讯(朱文俊 通讯员 刘建赟)江西宜春市人民医院副教授、肿瘤二科副主任漆兴芝说:“肿瘤就是敌人,我就是一个指挥官。作为一个肿瘤科医生,尽可能地让病人延长生命、提高生活质量,是我...

    如火中取栗   让凤凰涅槃

    ——记江西宜春市人民医院肿瘤二科副主任漆兴芝

    人民日报社市场报网络版《百姓中国周刊》江西宜春讯(朱文俊  通讯员 刘建赟江西宜春市人民医院副教授、肿瘤二科副主任漆兴芝说:“肿瘤就是敌人,我就是一个指挥官。作为一个肿瘤科医生,尽可能地让病人延长生命、提高生活质量,是我不断前行的动力。病人能活18个月我就给自己打个及格,活到2年我就打个良好,活到5年我就打个优秀。我一直是这样鼓励自己的。”从事肿瘤工作21年来,宜春市人民医院副教授、肿瘤二科副主任漆兴芝始终把如何延长病人的生命,提高患者生活质量作为自己的奋斗目标。如火中取栗,让凤凰涅槃,他用自己的青春和对肿瘤事业的挚爱之情谱写了一曲曲动人的生命赞歌!

    漆兴芝查房

    改弦更张:从厌恶学医到挚爱医学

    从事肿瘤工作之前,漆兴芝从事的是中医工作。在说起他这段改弦更张的经历之前,记者首先跟大家聊聊他先前的一段小插曲。

    他的父亲漆济元是原宜春地区人民医院的老中医,他不光在宜春地区很有名气,在全省中医行业也是首屈一指。漆兴芝是家里8个孩子中最小的一个,对中医根本不感兴趣,可前面的哥哥姐姐想学医都没学成。老爷子觉得8个儿女当中没有一个能继承他的衣钵是他此生的一大憾事,于是把正在高中念理科的漆兴芝叫到跟前说:“你还是去学医吧,我现在都55岁快退休了,你要是不接班,我从医一辈子积累下来的临床经验及资料就成废纸啦!

    见满头花白的父亲恳求自己去学中医,漆兴芝尽管心里不乐意,但看着父亲充满期盼的眼神,出于孝道他还是很爽快地答应了。高考那年,上世纪80年代初,他谨遵父亲的嘱托,填报了当时在全国较有影响力的宜春医专。毕业后,他一直跟着父亲从事中医工作。

    1996年,医院成立肿瘤科,把他留了下来。可他学的是中医专业而不是肿瘤专业,心里很不托底,于是问老爷子:“爸爸,医院要求我搞肿瘤工作,您怎么看?” 父亲很爽朗地回答道:“可以呀!医院肿瘤专业刚刚起步,只要你用心去学,一定行的。医学各专业是相通的,况且你比别人还多一种治疗手段,可以运用中医中药对肿瘤病人进行辅助治疗,做出你的特色!”就这样,他就稀里糊涂地跟着别人搞肿瘤,可当时他连CT片也不知道怎么看。

    1998年,漆兴芝被医院派往上医大附属总队医院(现上海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进修肿瘤化疗专业,师从赵体平、洪小南、唐惟瑜和许立功5位教授,得到了他们的真传。

    许立功教授当时是肿瘤科主任,对漆兴芝非常器重。进修考试结束后,许教授把他一个人留了下来,送给他一盘磁带。这盘磁带是肿瘤科的概论资料,记录了他们是如何治疗肿瘤的。对于漆兴芝这样一个初学者来说,简直是如获至宝(要知道医院一般资料不外传的),他激动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最后给许教授深深地鞠了一躬。尽管许教授如今已经去世了,但记者从漆兴芝庄重的表情可以看出,他对这位恩师的感激和缅怀之情。

    进修期间,漆兴芝听说洪小南教授胸穿做得很好,便去内科请教她。胸穿原本是外科做的,用在内科创伤面很小,容易让病人接受(现在这个技术过时了,但在当时是一个比较好的技术)。洪教授一看到他便问:“你是哪儿的?”他回答道:“刚来进修的。”“你叫什么名字?哪家医院来进修的?”“我姓漆,来自江西宜春。” 洪教授看了他一眼:“哦,老区来的,我原来下放在江西。”因为洪教授是肿瘤科副主任,漆兴芝就这样跟着她学习穿刺技术。当时他做得很好,其他进修医生妒忌地说:“老漆啊,你不能吃独食啊,你也要让我们做一点啊!”

    进修结束临走时,洪教授送了两套穿刺针给漆兴芝。她本来想挽留他继续待在上海,因为上海闵行中心医院即将成立肿瘤科,但他执意要回到宜春的想法令她非常感动:“回家去好好干工作!”

    漆兴芝给患者看病

    潜心研究:尽最大努力延长病人生命

    回到宜春后,漆兴芝就向医院提出了想搞一个联合专家门诊平台的想法,因为他在上海进修时就有个叫“联合门诊”的好平台。比如医院来了个肺癌病人,怎么办呢?是先做手术还是先做化疗,还是先做放疗?这个平台相当于现在的“DMT”多学科会诊,对病人的病情诊断很有帮助。

    漆兴芝提出这个想法后,立马参加了刚诊断出肺癌的医院老书记易清元的会诊,他的观点得到了大家的认同。回来工作不到3个月,他又被派往省肿瘤医院进修肿瘤放射治疗。

    “说实在话,我开始搞肿瘤时确实很渺茫,看到一个个病人带着期盼的目光就这样离去,我心痛了,动摇了,不想干了!但是有一位病人的离去深深地触动了我。他在弥留之际,拽着我的手说:‘你是一个好医生,你尽力了,上海判了我2个月的生命期,你让我延长了4个月的生命。我把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好了,可以瞑目了,真心谢谢你!’从此,我开始改变自己:我不能让患者生命长存,但我要想尽一切办法,尽最大努力延长他们的生命、减轻他们的痛苦,提高生活质量,让他们把有限的时间过得充实!多争取一点时间,给他们完成自己心愿的机会!”21年来,漆兴芝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可以说肿瘤是无法治愈的,到目前为止还是这样。从科学角度来讲,肿瘤病人哪怕活了5年、10年,你都不能给病人下治愈的结论。我们只能说无瘤生存10年或十几年,带瘤生存两年三年,不能说开个刀完了就说已治愈。可治愈的恶性肿瘤非常非常少,比如男性的精原细胞睾丸癌可以治愈,我的几个病人治疗后至今没有复发。还有绒毛膜细胞癌可以治愈,复发率特别低。”漆兴芝说,从事肿瘤工作一开始时就非常没有信心,没有成就感。漆兴芝回忆,他从南昌进修回来后,每天有十几个病人。而记者采访他时的当天就有69个病人。

    没有成就感!漆兴芝后来又是怎么想的呢?做这个工作总该有点动力吧!

    “我就这样想,比如肺癌病人,能活18个月我就给自己打个及格,活到2年我就打个良好,活到5年我就打个优秀。我一直是这样鼓励自己的。”漆兴芝说,2000年他接诊了一个小细胞肺癌女病人,一直活到了现在。当时她这种病5年的存活率为7-10%,现在存活率提高到了30%以上。这就是医学发展和医务工作者努力的结果。

    漆兴芝说,作为一名医生,看病首先要理解病人,尤其是快要走的病人。如何跟病人打交道,这很重要,所以他在实习的时候就买了一本心理学学习。得了癌症就像判了死刑,如何去开导病人,缓解病人这种思想压力,首先就是医生要怎么去做的事情。“你可以把病情实实在在地告诉患者家属,对患者可以隐瞒甚至做善意的欺骗。患者在旁边的时候,我跟家属讲的每句话每个字都不能作数,查房时我都会尽量用幽默的语言跟患者交流,使他们放松心情,接受治疗。但事后我会请家属到办公室,如实交代患者的病情,请家属密切配合。”

    漆兴芝一头扎在工作上,潜心他的肿瘤事业,并发表了不少肿瘤研究的学术论文。分别在《中国卫生产业》、《中外医疗》、《中国医药指南》、《中国医疗前沿》等国字头杂志发表论文《F O L F O X方案治疗晚期胃癌的临床效果分析》、《唑来膦酸联合局部放疗治疗恶性肿瘤骨转移引起疼痛的效果观察》、《卡培他滨联合唑来膦酸治疗乳腺癌多发骨转移的效果及安全性》、《基质金属蛋白酶-9及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在结肠癌组织中表达的意义》、《神经生长因子受体TrkAp75与乳腺肿瘤的相关性研究》、《ADH2ALDH2基因多态及饮酒与食管癌关联的研究》等,可以说,他是肿瘤的潜心研究者。

    漆兴芝时刻观察病人病情

    仁心仁术:把病人当作自己的亲人

    漆兴芝常跟他的同事说,当你治疗完一个病人或这个病人撒手走了,你应该去回忆一下你的治疗过程是否存有瑕疵,还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做得不足。我们的知识是从哪里得来的?是从患者身上得来的。尸解是对医学的贡献,我们学的东西都是患者给你的贡献。

    漆兴芝是这么说的,自己也是这么做的。“每走一个病人,我就会去想我对这个病人还有什么做得不够的地方。如果我做得更好的话,他有可能延长更长的生命。” 漆兴芝说,“作为医生,他的天职就是救死扶伤。有些家人坚持要带走病人不治疗,但我说病人在医院一小时,我就要负责一小时。应尽早地让病人得到有效的治疗,减少痛苦。”

    漆兴芝不仅仁心仁术,职业操守也是可圈可点的。比如红包一事,病人认为医生不收就不会认真给他看病。但漆兴芝认为,医生应全心全力地去拯救病人,与红包无关,接受了红包会有各个方面的负担。他的处理办法是,接到红包后立马交给护士长,把病人的名字和住院号登记好,并写好收据,算入病人的医疗费中。待病人出院时,再把收据交给病人。

    肿瘤二科护士长熊李燕自肿瘤科成立以来就跟着漆兴芝,他没日没夜为科室操劳的身影令她动容。“什么事他都是亲力亲为,不管是查房还是做放疗、划靶区,非常非常的劳累。但作为护士长,我只能协助他工作之外的事情。他都50多岁了,还在学习,不管哪里有学习的机会,他都会主动去参加,回来后再跟我们反馈。他的家庭氛围很好,从不会把情绪带到工作中来,所以我们科室的气氛也非常好。”

    “不管哪方面他都是我们的师傅,他很关心我们。我们通常不叫他主任而叫师傅。”肿瘤二科医生樊松说,“他的医德医风都是我们的榜样,他以身作则,也要求我们尽量地为病人服务。我跟漆师傅这么久,我都是尽最大努力,只要我们能做到的,不违反原则的,对病人有利的,我们都会去做。医术方面,他对我们毫无保留。”

    肿瘤二科医生周爱民除有此同感外,他还说:“漆主任很敬业,50多岁了还在一线工作,每天有10小时以上的时间都在医院,早上7点半就到了,风雨无阻。同时,他对待病人也很好,这可能与他出身农村、兄弟姊妹多、吃过苦受过穷有关。”

    副院长彭辉对漆兴芝的敬业精神更是大加赞赏:“他从不计较个人得失,病人来了,只要一个电话他就过来了,不管夜多深。他一直跟他进修过的上海复旦大学附属总队医院保持着比较好的关系,那边有什么新技术,特别是肿瘤定位、穿刺等方面的一些新技术的引进,他都能起到引领作用。”

    不但是领导、同事对漆兴芝的评价高,肿瘤病人对他也是感恩戴德。王女士肝上长了一颗淋巴瘤,2017113日来到宜春市人民医院住院前曾在上海做过手术。

    “漆主任对我像亲人一样,刚开始时我不想接受化疗,他耐心细致给我讲解化疗的原理和化疗后的情况分析,结果被他感动了,我接受了化疗。”王女士爽朗地告诉记者,“我女儿以前觉得我身体一下子瘦得太厉害,别的地方都说我病入膏肓没得治了。到了这里以后,我才有信心把自己的身体恢复好,现在我的身体和心态都很好。刚入院时,我的黄疸素达到450mg/dl多,整个人都崩溃了,肚子胀得很难受,现在已经全部消掉了。我现在感觉自己年轻了一点,病情也好多了。今后我会积极配合漆主任治疗的。”

    作者:朱文俊刘建赟 录入:hebeiczhou 来源:人民日报社市场报网络版《百姓中国周刊》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