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散文 >> 内容

    红红的灯笼

    时间:2019/2/2 12:04:50

      核心提示:就要过年了,上下班路上看到街道两旁有人正在往路灯杆上挂红灯笼。路灯大约是100米一盏,灯笼每隔一盏路灯挂两串。一串上面有五个红灯笼,两串并排挂在一根路灯杆上,相对而出,鲜红夺目,很是好...
    湖南/彭宁华

    就要过年了,上下班路上看到街道两旁有人正在往路灯杆上挂红灯笼。路灯大约是100米一盏,灯笼每隔一盏路灯挂两串。一串上面有五个红灯笼,两串并排挂在一根路灯杆上,相对而出,鲜红夺目,很是好看。年的氛围就在这一对对高高挂起的红灯笼里,渐渐浓厚和热闹起来。

    我的老家在一个乡村里,记忆中过年时,家中从没挂过灯笼,也没贴过对联。小时候,父母靠着做农活,打零工养育着我们姊妹三人,经济条件自然十分拮据。家里是能省就省,像挂灯笼贴对联这种营造过年气氛的“虚把式”父母大概是想都没有想过的。

    那么过年气氛哪里来?气氛是从“接财神”中热闹起来的。大年初一大清早,就有叫化子拿着财神爷挂画一家一户上门来“送财神”。那时候,大年初一一打开门,第一个进门的叫化子送来的“财神”,母亲都要高高兴兴接了,然后从米缸里舀上一碗米,打发给叫化子,叫化子拄着竹棍子背着长袋子道声“恭喜发财!”,就上别家去送财神和讨米了。接了财神后,母亲就把财神爷的挂画高高贴在堂屋的最中间。从初一到十五,上门送财神的叫化子络绎不绝,这时候母亲就指着堂屋中贴着的财神像,说道:“我家已经接了财神了,你就到别家去送财神吧!”叫化子也不多言,迅速转身赶到别家去了。

    等我们上完学参加工作以后,家中光景渐渐宽裕,过年时母亲接的财神就越来越多,贴在堂屋里,看起来红红火火一大片,好生热闹。打发叫化子的,也不是米了,而是五毛、一元的零钱。

    勤勤恳恳操劳了一辈子的父母大概没有贴对联挂灯笼的概念,置办年货时,从来都不会去买这些东西。参加工作以后,每年我就从城里买了带回去,回家后父亲搬出楼梯,和我们一起贴对联,挂灯笼。父母亲布满皱纹的脸上都笑开了花。红色的灯笼,红色的对联一布置好,家中顿时红火了许多,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还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和希望在心底里漫延开来。

           又到过年了,我又要去市场买灯笼和对联了,我要把这种红红火火的感觉送回家,我希望看到红红灯笼映照下,父母饱经风霜的脸上绽放的温暖笑容。

    作者:不详 来源:人民日报社市场报网络版《百姓中国周刊》
  • 上一篇:浓浓的年味
  • 下一篇:铁塔赋
  •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