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产业 >> 内容

    年味,是亲人共剪窗花的幸福

    时间:2019/2/2 10:24:24

      核心提示:福建/王秀云 过新年,穿新衣,家家户户喜气洋洋过大年。每年春节来临之际,我们家的“门户”都会穿上新衣裳,这些新衣裳就是亲人们共剪的既美丽又喜庆的的窗花。 小时候,我寄养在乡下外婆家。外婆剪得一手好...
    福建/王秀云

         过新年,穿新衣,家家户户喜气洋洋过大年。每年春节来临之际,我们家的“门户”都会穿上新衣裳,这些新衣裳就是亲人们共剪的既美丽又喜庆的的窗花。

    小时候,我寄养在乡下外婆家。外婆剪得一手好窗花,一沓红纸,一把剪刀,火红的世界便在她的手里诞生了。要过年了,外婆便将早已购置好的红纸郑重地搬出来,腾出一张大桌子,严阵以待,手剪窗花。我们几个孩子则安静地守在一旁打下手。只见剪刀在外婆的手里灵活地翻转,不一会儿功夫,鲜活的花儿,灵动的生肖图、寓意美好的“年鱼”等作品便在外婆的手里一个接一个地诞生了。我和表姐妹们小心翼翼地捧着精致的“花鸟鱼兽”跟着表兄们去给每一扇门、每一扇窗户穿上新衣裳。每一扇大门上贴着大气的“福”字,而窗户们则是被贴上各种寓意美好的“窗花”。看着“穿上”新衣裳的房门、窗户,我们几个小孩子笑着跳着,红红的窗花映红了我们稚嫩的脸蛋。

    后来,我要上学了,回到父母身边。每当过年时,我和母亲就上街购买窗花。那些由机器的模子碾压出来的窗花,样式繁多,齐齐整整,美则美矣,但我总觉得不是亲人们手剪的窗花缺少了灵魂。年依然热闹,我的心底却有一分说不出来的失落。

    再后来,女儿出生了、上幼儿园了,上小学……我忙得天昏地暗,手剪窗花成了我封存的童年记忆。

    然而今年,亲人合剪窗花的幸福感终于回来了。“妈妈,今年的窗花我们自己动手来剪吧!我在学校里学过。”前几日,与女儿上街准备再一次购置“机器窗花”时,女儿突然建议道。听了小姑娘的话,我的心里乐开了花。于是,我们购买了红红的大宣纸、一整套剪纸工具,一路走,一路兴奋地讨论着要剪的花式。

    回到家后,我们把大书桌清理干净,腾出来地儿来作“战场”。女儿是主将,其他家庭成员打下手,按照她的吩咐,我们先把宣纸裁成不同规格的正方形,依照各种花式的需求不同进行不同次数的对折,然后女儿在宣纸上画图。图案简单的,由我来剪;图案复杂的,女儿剪。刚开始剪的时候,我的手不灵活,总是出错,但经过女儿的“补刀再创造”之后,倒也能称得上是一幅成品。而女儿剪出来的窗花栩栩如生,令人爱不释手。我们就这样一边摸索着一边却又很兴奋地剪了三天三夜的窗花,一刀一笔,我们把对新年的每一分希冀、每一分祝福融进每一朵窗花中。

    看着大书桌上铺满的窗花:娇艳动人的牡丹、俏喜鹊喜逗红梅花、年年有余添金猪、金猪送福迎新春、2019猪年大吉……一家人就这么乐着、笑着地给每一扇门、每一扇窗户披上了新装。红红的窗花映红了父母爬满皱纹的脸,也映红了女儿稚嫩却又充满朝气的脸庞,我的心里暖烘烘的。

    诗人贺峰顺有诗云:“千年传艺几枯荣,到底根深典雅成。”是啊,窗花,是我们中国经典传统文化之一,它带着美好的祝福,装饰在传统文化这座大宅子古香古色的门楣上、窗户上;它寄托着千百年来中华儿女对美好幸福生活的盼望与憧憬;它带着浓郁的乡土气息滋养着一代又一代龙的传人。

    来年,我们一家人,还要继续合力共剪窗花,剪出典雅、剪出满满幸福。

    作者:王秀云 来源:人民日报社市场报网络版《百姓中国周刊》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