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舆情 >> 内容

    坐地铁的乡下老夫妇

    时间:2019/1/18 9:29:45

      核心提示: 文/陆肖鸣 一号地铁里面乘客拥挤,好不容易挤上地铁,找了个落脚的地方,安顿好自己,发现旁边的座椅上,坐着一对乡下来的老夫妇,褐色的脸上,写满了岁月的沧桑。 两位老人都穿着黑色的衣服,与众不同的是,老大爷戴着一顶黑色的帽子,帽檐与帽顶都生有一层土黄的灰,仿佛是遗忘在屋角许久忽然被记起来随便戴上的。老...

    /陆肖鸣

     一号地铁里面乘客拥挤,好不容易挤上地铁,找了个落脚的地方,安顿好自己,发现旁边的座椅上,坐着一对乡下来的老夫妇,褐色的脸上,写满了岁月的沧桑。

     两位老人都穿着黑色的衣服,与众不同的是,老大爷戴着一顶黑色的帽子,帽檐与帽顶都生有一层土黄的灰,仿佛是遗忘在屋角许久忽然被记起来随便戴上的。老大妈身穿斜襟盘扣的黑色布衣,头上戴着一块粉色底的花头帕,头帕边沿的穗子随着她的头随性地晃着。在时尚的都市里,很难看见戴着这样淳朴的壮族头帕的老大妈了。

     老大爷的左手绕过老大妈的背部,牢牢地握住护栏,头朝老大妈这边转过来,低声地用壮话交谈着。老大爷的眼睛,不时紧张地朝车门上的电子屏幕望去,似乎担心自己一不小心就走过了站。他们的脚边放着两个行李袋,其中一个是鼓囊囊的尿素袋,袋口绑得很紧,不知里面放着什么宝贝;另一个是服装布袋,没有拉链,一眼就看见袋子里塞着的杂乱的衣物。老大爷的右手里还拎着一个写着服装城的袋子,透过红色塑料膜,依稀可见几件新的秋衣类衣物!

     而他们的旁边,站着两位时尚的姑娘,正在热烈地讨论着什么。其中一个姑娘,穿着一件花色典雅的旗袍,正好也是斜襟盘扣。另一个姑娘,则穿着得体的职业套裙。大抵是刚从欧洲工作回来,穿着职业套裙的姑娘谈论着欧洲的风土人情和欧洲人对工作的态度。两个女孩交谈甚欢,说到开心处,忍不住嘻嘻地轻笑起来。

     我就站在两位老人与两位姑娘之间,地铁前行的声响在耳边有频率地呼啸而过。仿佛站在时光的轨道上,我看见驿动的青春的跳跃,迟缓的暮年的小心翼翼。时尚,都市,追求,那是青春的交响曲;衰老,迟缓,那是暮年的回归。

     诸如眼前年轻的女孩,离开父母,到都市,到欧洲,追求自己心目中的梦想。而这对老夫妇,离开自己熟悉的乡土,乘车,坐船,坐飞机,搭乘一切自己平时并不熟悉的交通工具,不远千里,到都市看望为理想打拼的子女。

     其实人生,从头至尾就是一部历险剧。历险与期待之间的奥秘,一直细细密密地织就在岁月里。小时候牵着父母的手的温暖,长大了追求自己的梦想的路上,年老时探望孩子走在陌生地域上的小心翼翼,所有隐藏着的每一个前行的脚印,都是自己不曾想到的方向,不管是在乡村,城市,不管是在青春岁月,迟暮老年,每一次不同的历险经历,必然都有不同的期待!

    作者:陆肖鸣 录入:hebeiczhou 来源:人民日报社市场报网络版《百姓中国周刊》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