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小说 >> 内容

    经过

    时间:2019/1/8 10:06:19

      核心提示:一阵惊雷过后,漂浮在夜空中的尘埃,连同整个城市的喧闹声,像似受春雨洗过的一样,一下子宁静了下来。他抬眼望着窗外,正好雨水凝结成了整串水珠,顺着青藤向下滑落,啪嗒啪嗒地摔在窗台上,然后水花四溅。他随口说了一声,这下粉身碎骨了。   他坐在监察委的留置室里,左手食指与中指之间夹着的那根香烟,已经燃成了一...

    河南郑州/莫小谈

      一阵惊雷过后,漂浮在夜空中的尘埃,连同整个城市的喧闹声,像似受春雨洗过的一样,一下子宁静了下来。

      他抬眼望着窗外,正好雨水凝结成了整串水珠,顺着青藤向下滑落,啪嗒啪嗒地摔在窗台上,然后水花四溅。他随口说了一声,这下粉身碎骨了。

      他坐在监察委的留置室里,左手食指与中指之间夹着的那根香烟,已经燃成了一截欲坠的烟灰。这烟是监察委的同志递给他的,知道你平时烟不离手,来一支吧。随即又补充一句,凑合着抽吧,抱歉不是高档烟。

      他接过烟,苦笑了一声,习惯性地把烟屁股往桌面上顿了两下,然后将烟横放在鼻孔下,用力地吸了一口气。大概有十几年没有闻过这种烟味了,突然觉得这味道是那么的亲切。工作人员递来一个火机,他点上,深深地抽了一口,随后夹着香烟的手指便停留在半空之中,久久没有动弹。

      面前一沓稿纸,一支笔。此时,他再也没有以往在文件上大笔一挥圈阅文件时的潇洒。这笔和纸,是让他书写事情经过的。如何下笔,他陷入了沉思。

      前些时,他已经预感到自己要出事。那阵子,他整日失眠、多梦,惶惶不可终日。身边的人给他说,局长,你就是太过度劳累了。

      于是,他真的自欺欺人地去问诊,师父,我最近失眠、头痛,还多梦、心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他给师父陈述病情。在没当局长的时候,他师从这名老中医好多年。

      卫生局长不好当,压力大。师父闭目为他诊脉,轻声回答。

      师父,我的病情我知道,没有这么简单。

      中医主张治未病,讲究未病先防、即病防变、愈后防复。如果没病之时你未能防住,那就要防止病变,治愈之后还要防止复发。

      治未病是著名的中医理论,他又何尝不知?即病防变,他端详着双目微闭的师父,来回琢磨着这句话。

      上一次,你的一位小师弟要开一个诊所,说要去你单位看望你,被我拦了下来,我说看望师兄可以,但要是想投机取巧,不行。师父抬起搭脉的手指,又让他伸出舌头,查看舌苔。

      他知道,师父一向不允许师弟们向自己请托。但师父不知道,大师兄丁公藤已经和他偷偷来往好多年。

      他不敢给师父说,怕师父接受不了丁公藤已被查办的事实,也怕师父听说他们有不正当经济往来后的震怒。

      半月前,丁公藤突然给他发了一条信息,放心兄弟,哥扛着。事实上,他什么也没扛。

      一个月前,丁公藤的诊疗院聚集了大批前来讨要说法的患者。说是患者,其实是丁公藤用胡编乱造的健康理论,骗过来进行健康保健的百姓,他们有的按月交费,有的按年交费,少则数千元,多则数万元。

      当丁公藤的健康理论被证实是伪科学后,大家蜂拥而至,纷纷要求退钱,退赔所有的诊疗费和医药费。

      数千万元,怎么退?丁公藤给他打电话。电话中,他问丁公藤,你的健康理论到底有没有科学依据?没有。你研制的药剂到底有没有疗效?没有。你到底有没有开办诊疗院的资质?没有。

      什么都没有?!那你抓紧时间退钱!他暴跳如雷。

      钱是退不了了。丁公藤慢条斯理地说,一部分用于日常经营,一部分吃喝玩乐,还有一部分给了你。

      你!他一下子瘫坐在办公室的沙发里。

      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他坐在办公室的沙发里喝茶看报,突然一个电话打了进来,哈喽,师弟,我是丁公藤。

      他嘴角微微上扬,呵呵一笑说,怎么,连名字都改成中药名了?尽管他是第一次听到这个人名,但还是从声音上辨别出来,这位丁公藤就是大师兄。

      嗯嗯,找一味中药当名字,以表我为中医事业献青春的决心,以后我就专治半身不遂、除痹止痛了。丁公藤说,师弟,我准备开一家诊疗院。

      听到丁公藤说要开诊疗院,他明白了大师兄突然来电的本意,于是就故意顾左右而言他,不回应。

      随后的几天,丁公藤又来局里几趟,接待室给他说,局长,丁公藤来访。他一听是大师兄,便说我在开会,始终避而不见。

      那段时间,他的手机上、邮箱内连续接到丁公藤发来的信息——开设诊疗院的前景分析、诊疗院的赢利模式、为什么说诊疗院是造福百姓的公益性机构等等材料。他依然不以为然。

      中秋前夜,丁公藤突然出现在他远在千里之外的乡下老家,兄弟,哥知道你整日忙工作,特意回来看望一下父母双亲,替你尽尽孝心。他的双眼不禁湿润了。

      兄弟,明天中秋团圆日,我必定赶回去,到时你为我接风,但我做东。第二天,丁公藤的电话如约而至,于是他拨通了司机的电话……

      雨水依然拍打着窗台。他弹掉烟灰,终于拿起了笔,准备以由近及远的时间顺序,向组织汇报整个事情经过。

      行文可以倒叙,但人生不能重来。若能,在那个中秋之夜,他决然不会去见丁公藤。

    作者:莫小谈 录入:hebeiczhou 来源:人民日报社市场报网络版《百姓中国周刊》
  • 上一篇:工分迷
  • 下一篇:没有了
  •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