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赏析 >> 内容

    冬天里的一把“火”

    时间:2018/11/28 16:38:43

      核心提示:广东湛江/肖静 冬,如约而至,不必请也不必等,在应该冷的时节里,冬——总是守时的那一个。 初冬的雾气总是能比人们早起,将自己横亘在打着哈欠、惺忪睡眼去上早读的学生面前。雾气也很执着,平常半个小时上班的车程,因为它的坚持,总要一个小时才能走完。 冬天的雾透着一股子神秘,让人们看不清前方的路况,猜不到...
     广东湛江/肖静

    冬,如约而至,不必请也不必等,在应该冷的时节里,冬——总是守时的那一个。

    初冬的雾气总是能比人们早起,将自己横亘在打着哈欠、惺忪睡眼去上早读的学生面前。雾气也很执着,平常半个小时上班的车程,因为它的坚持,总要一个小时才能走完。

    冬天的雾透着一股子神秘,让人们看不清前方的路况,猜不到雾何时会走,天是否会晴。明明是冬的另外一个真身,雾将冬的寒气披在身上,游荡在冬夜的街头,等待着第一批推开家门走进冬雾的人们。

    冬以雾的姿态就这样来到你我身边,许是担心幻化成北风会将我的秀发吹乱,许是不喜大朵的雪花坠落凡尘结冰为霜,于是,冬,将自己充满了我的整个视野,执拗地非要成为我眼中的唯一。

    冬是想找我陪伴的吧!可我,却只想驱赶冬。

    冬来时,我会燃一炉香,温一壶茶,捧一本书,执一杆笔,盘腿而坐,在一个抬头就能寻到天空中飞来飞去小鸟的位置,营造一处只属于我的冬日温室。

    一手打造出这个温室的是书本。汪曾祺的散文总能像小孩子的手一样,将我的心轻轻地揉来搓去,却又奈何不得、生气不得,“一个枝子上有很多朵花。一棵树上有数不清的枝子。真是乱。乱红成阵。乱成一团。简直像一群幼儿园的孩子放开了又高又脆的小嗓子一起乱嚷嚷。”这样的“乱”从汪老笔下跳脱到我对童年的回忆里,暖暖的,温温的。

    我伸展手臂轻敛气息,施展“凌波微步”进入金庸先生的武侠世界,不仅随他走上《射雕英雄传》的断桥赏荷花,与他一起在《倚天屠龙记》的六和塔下泛舟湖上,更是把自己想象成古灵精怪的黄蓉,只身闯入热血沸腾的江湖,遇到傻傻呆呆的靖哥哥,倚仗年轻与无畏,成就一双“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的世外侠侣。

    冬日的正午阳光穿透特意选择的角度打在我的脸上,我从书中的世界回归,整个身心好似明明是沐浴在炙热的盛夏。屋外,是干枯灰败的枝干,是裹紧棉衣疾行的路人。屋内,是目光如炬、面红心热满脑子希冀的我。

    书本似乎要将整间屋子燃烧升腾,星云大师在这个时候飘然而出,双手合十直呼《舍得的艺术》无非《人生就是放下》;张德芬告诉《遇见未知的自己》如何能《心有所定,不畏浮世》;就连武志红老师也无情地告诉我《为何爱会伤人》......

    很快,屋内的火光逐渐减弱,温度正在恢复正常,那个年少轻狂的岁月只看得见色彩斑斓的风花雪月,却看不见无形又无声的刀光剑影,这一碗碗加了现实材料的鸡汤与鸡血,正在顺着我的肠胃慢慢消化,直至我的大脑。

    书本就是火种,它能够将本我燃烧,涅槃出那个隐藏的自我,想要达成与众不同的超我。这把冬天的“火”在这个再平常不过的冬日里,带给我的全部都是“热”:热情、热烈、热血、热忱、还有热爱!

    还是这样一个平常的冬日,屋内依旧燃起一炉香,温热一壶茶,捧读一本书,执手一杆笔,盘腿而坐的我,在用书本将整间屋子烘热,哪怕热血沸腾,就算热情澎湃。这样的书本将寒冷牢牢封杀在外,在它为我营造的小小世界里,牵着我的小手,领着我或走或飞,或游或立,只为让我领略除了冬日之外,所能够带给我的一切温暖。

    冬日的火堆一直燃在我的心里,只消一本书,这把冬的火就会熊熊燃起,温暖我!

    作者:肖静 录入:hebeiczhou 来源:人民日报社市场报网络版《百姓中国周刊》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