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经法雷锋 >> 内容

    河南鹿邑这名警察竟然有五种身份,身边的人都不知道

    时间:2018/5/8 8:59:15

      核心提示: 文/杨东志 魏振,是老子故里——河南省鹿邑县公安局巡特警大队的一名普通警察,也是我一个好朋友的好朋友。 说实话,由于朋友的关系,平常虽然也和魏振在一起吃过几次饭,但很少交谈。究其原因,大概就是因为...

    /杨东志

    魏振,是老子故里——河南省鹿邑县公安局巡特警大队的一名普通警察,也是我一个好朋友的好朋友。

    说实话,由于朋友的关系,平常虽然也和魏振在一起吃过几次饭,但很少交谈。究其原因,大概就是因为我有点“瞧不上”他——不就是一个“大盖帽,两头翘,吃罢原告吃被告”的小警察吗?

    有一次,我和朋友闲聊,不知道为什么就提起了警察魏振,说起了警察魏振的事。

    朋友对魏振倒是非常了解,从生活到为人,从为人到处事,从处事到学习,从学习到工作,大大小小,林林总总……虽然都是一些“鸡毛尾(音yi)蒜皮子”的小事,但却真真切切地触动了我,打动了我,感动了我……

    被感动了的我回到家里,便决定把魏振的这一桩桩、一件件“鸡毛邑蒜皮子”的小事一一记录下来,借以改变人民警察在一些人们心目中所谓“不良”的“看法”和“形象”。并郑重其事地告诉他们:“人民警察和解放军战士一样,他们也是最可爱的人”。

    “保护神”魏振

    魏振,出生于老子故里——河南鹿邑,一九九二年参加公安工作。曾被县委抽调参与“千人工作队”到邱集乡黄盆窑行政村开展“乡村建设百日会战”工作,并受到领导嘉奖和群众好评。他热爱公安工作,也热爱学习,于二零一二年获得河南省党校高等教育毕业文凭。现在鹿邑县公安局特巡警大队工作。

    “人民警察爱人民,人民警察为人民”。这是一句虽老而常新的话,也是魏振经常挂在嘴边的“口头禅”。

    二零一六年八月四日晚十点左右,警方接一学生报警称:一中年男子在西关汽车站北边鹿(邑)新(集)运河桥上转来转去,有明显的跳河自杀迹象。正在值班的魏振一跃而起,立即与同事吴红建等一起快速赶往现场。该男子见到警察后,先是沉默不语,继而便突然狂奔而去。魏振和吴红建因为不放心,所以便一路跑步跟随。该男子转了一个大圈后,又重新跑回到原地——桥头河边,并跃跃欲试。魏振见情况不妙,考虑到该男子随时都有可能跳入河里,便将情况汇报至110指挥中心,同时还通知了消防大队和120救护中心,约请他们协助处理。就在魏振他们等待援助的当儿,该男子突然纵身跳入河中。魏振、吴红建尽管水性不好,鹿新运河又深达数米,但却没有丝毫的犹豫和迟疑,而是冒着生命危险,迅速跳入水中,奋力展开施救,围观的群众也纷纷施以援手。经过一番努力,顺利将其救上岸。经了解,该男子名叫陈某辉,是本县穆店乡某村的村民,患有轻度精神分裂症。当时,陈某辉情绪非常激动,语无伦次。魏振、吴红建和当晚值班的民警一边劝说陈某辉,一边想办法联系其家人。随后,其家人来到现场,千恩万谢后将陈某辉带回。

    事后,映像网的记者在现场采访了魏振、吴红建。魏振说:“因为我是人民警察。作为公安战线上的一名警察,诸如此类的事情屡见不鲜。我们平时的工作,就是要想人民群众之所想,急人民群众之所急。这次救人事件,只能算是我们日常工作中的一个小小的缩影,根本不值得大张旗鼓地去宣传报道。”

    “护理工”魏振

    时下,民间有着不少的“调侃”甚或“污蔑”公安干警的“顺口溜”,譬如:“远看是警察,近看是恶霸;街头走一遭,鬼神都害怕”。又如:“警服一穿,牛气冲天;铐子一掂,一手遮天”。其实,这只是那极个别的警察不知自律,决疣溃痈,“一只老鼠坏了一锅汤”而已。其实,警察也食人间烟火,他们也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不乏道德,不乏仁义,不乏善良,不乏温情。魏振就是这种见义勇为、乐善好施的好警察。

    几年前九月十六日的早上八点左右,魏振上完夜班,刚刚走到县城北关杨园大世界,突然看见北边不远处的快车道上,有一辆大货车由北至南疾驰而来,一下子撞住了一个由东向西步行的中年男子。那中年男子扑倒在地,头部大量流血,当即昏死过去。魏振一边不顾危险地上前拦住飞驰的货车,扣下了司机的驾驶证,一边叫来一辆出租车,急速将中年男子送往县人民医院抢救。在医院,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抢救,中年男子才转危为安。医护人员告诉魏振说:“如果再晚送来五分钟,这个人就无药可救了。”期间,因为没有联系到中年男子的家人,魏振一直跑前跑后,取药送药,端茶倒水,忙得满头大汗,不可开交,直到中年男子的家人闻讯赶到医院,魏振这才交待一番,悄悄离开。随之,他又向交警大队事故中队移交了肇事司机,让其接受处理。事后,受伤的中年男子经过多方打听,方才知道是县公安局的魏振救了他一命。直到一面绣着“人民警察爱人民”的锦旗送到单位,魏振也才得知这个中年男子姓朱,是一个在县城西关经营汽车轮胎的老板。

    一次,魏振去城北马铺镇一个亲戚家参加婚礼。走到半路时,他突然发现前面不远处围了许多人,以致阻碍了“商(丘)临(泉)”省道的交通。魏振走过去一看,见一辆卡车停在那里,车前则躺着一个年过花甲的乡下老人,似乎已经昏死了过去。但是,人们却只是站在那里看热闹,却没有一个人施以援手。也难怪,这都是那些负面新闻给闹的,谁都害怕“沾”着自己。魏振问清情况后,急忙一边安排两个熟人送老人去附近的卫生院,一边走上前扣下肇事车辆司机的驾驶证,然后才又不放心地朝卫生院赶去。谁知当他来到卫生院时,医生却告诉他老人是内出血,必须立即转到县医院去。到了县医院,魏振又是跑前跑后地好一阵忙活……直到受伤老人脱离了危险,他才想起自己的事情。后来,他才听说这个老人是马铺镇小倪庄自然村的村民魏相才。事情过后,这个村民逢人就说:“是警察救了我一命。”

    为此,有人质疑魏振:“那是你的休息时间,何必冒着恁大的危险去拦车救人?”

    魏振憨憨地一笑:“因为我是人民警察。”

    是的,警察没有节假日,没有星期天,没有风霜雨雪天气,没有“上班”和“下班”。有的,只是社会和人们需不需要他们。

    “消防员”魏振

    魏振也当过“官”。不过,却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那一年,原鹿邑县造纸厂被中国名酒生产企业宋河酒厂兼并了,所以就更名为“宋河造纸厂”。为了加强该厂的治安保卫工作,魏振被公安局党委任命为宋河造纸厂治安室主任。

    有一个星期天的上午,魏振四处转着在厂区巡逻。因为他知道,这样的日子最有可能出问题——因为星期天厂里的干部职工都不上班了,隐患也不容易被发现。所以,越是星期天,魏振的神经绷得越紧。

    正在巡逻的魏振走着走着,突然间闻见了一股异样的气味。他抬头一看,发现办公区的一间屋子里冒出了浓浓的黑烟。富有经验的他当即判定:这是电线老化进而导致的“电打火”。火情就是命令!火场就是战场!于是,知道办公区后面就是草场(堆放造纸厂原料麦秸的地方)的魏振立即拨通了119报警电话,继而便发疯一般朝着火的地方跑去。虽然他果断地切断了装在门外的电闸刀,但由于办公室易燃品太多,火势仍然很快地蔓延开来。但是,深知办公室账目资料重要的魏振没有丝毫犹豫,便钻进屋里往外搬东西。一趟又一趟,一回又一回,一次又一次……消防车赶到后,他又帮助消防队员携着水管喷水救火……

    大火终于被扑灭了。闻讯赶来的该厂干部职工看见灰头灰脸的魏振,心里又疼又怜。宋河酒厂副厂长兼宋河造纸厂厂长王相海动情地拍着魏振的肩膀说:“头发都燎焦了……赶紧去洗一洗、换换衣服吧。要不是你,恐怕这个厂就要变成一堆瓦砾了。”

    魏振回家去换身上的衣服时,这才发现自己救火时脚上穿的那双大头皮鞋,鞋底已经被彻底地烤化了。妻子看着魏振那双没了鞋底的大头鞋,不无后怕地说:“你这是何必呢?”魏振憨憨地一笑:“因为我是人民警察。”……

    “活雷锋”魏振

    在生活中,魏振还有一个绰号——“傻子”。因为他参加工作二十多年,却没有钱在县城买一个能够“藏头的小窝儿”(方言。即房子),平时自己一分钱都舍不得花,但却一次次把钱捐给别人。对于“傻子”这个“称号”,他也曾感到委屈,但他反过来又一想:雷锋当年不也被人称为“傻子”吗?为什么我就不能做“傻子”?于是,心里又一下子释然了。

    公元二零一六年秋天的一个早上,魏振从公安局宿舍出来上班。走着走着,在马路边看见一个纸卷儿。出于职业习惯,他弯腰捡了起来。结果打开一看,原来是一张银行存款折,余额一万元整,折子里还夹有一张小纸条,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这样一行潦潦草草的钢笔字:“凭密支取。密码××××××”。也就是说,只要知道这个密码,到银行便可以轻而易举地把这笔钱取出来。

    但是,魏振首先想到的却是失主:“这个人……肯定是不识字……或者年纪大了。一万元,这对于一个一般家庭来说,可都不是小数目啊。怎么办?怎么办?”他焦急万分地在原地等候了好大一会,直到上班时间到了,也没有人过来寻找。没办法,他只好把存折交给了大队领导。后来由巡特警大队领导多方查找,方才找到了家住附近的一个农民失主——果不出魏振所料,就是一个年逾古稀的文盲老人……

    “千里黄云白日曛,北风吹雁雪纷纷”。早上,魏振一觉醒来,打开窗户,便看到外面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银色世界”。雪,盖满了屋顶,马路,压断了树枝,“吞”没了种种物体,铺满了道路,阻塞了交通。此时此刻,雪还在下着,漫天飞舞的雪片,使天地溶成了白色的一体。

    魏振没有继续观赏这美丽的雪景,而是飞快地穿好衣服,继而急急忙忙地向上班的地方跑去——因为,他心里记挂着一个孤寡老人。“队长,雪下得这么大,也不知肖大爷怎么样了。咱们赶快去看一看吧?”中队长谭海宾虽然正在忙碌,这时却一跃而起:“走。”其他的几个人也随着魏振和谭海宾他们,冒着大雪向城东的肖庄村跑去。来到肖大爷家,魏振率先爬到屋顶上,清理厚厚的积雪,因为他害怕肖大爷那年久失修的屋顶被雪压塌。其他的几个干警也在谭海宾队长的带领下,把院子打扫得干干净净。及至肖大爷起床开门,魏振他们已是浑身上下外边结冰凌,里面汗湿衣。感动得无儿无女的肖大爷先是热泪盈眶,继而泣不成声……

    对于魏振做的这些“傻事”,更是让人不解。“现在还有人学雷锋吗?你图个啥?”

    “我啥都不图。因为我是人民警察。”

    “护路工”魏振

    “修桥补路”,自古就是“热心公益,解囊行善”的代名词。譬如元·无名氏《看钱奴》的第一折,就有这样一个一段戏词:“……我贾仁也会斋僧布施,盖寺建塔,修桥补路,惜孤念寡,敬老怜贫。” 

    魏振,除了是一名合格的人民警察之外,还是一个修桥补路热心人。

    魏振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的儿子,虽然他参加工作二十余年了,但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还是住在农村老家——马铺镇燕庄行政村燕庄自然村。

    燕庄自然村的村北,有一条不宽也不窄的生产路,但却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是该村村民生产生活中的一条“交通要道”。可是,由于村子位于“经济欠发达地区”,地域又较偏僻,所以多年来也没有修成柏油路。在当地,有许多这样的生产路,可大多都被邻路而又“惜地如金”的村民们渐渐地“占为己有”,以致路面越来越窄,甚至无法行走。而燕庄自然村的这条生产路,却平坦而宽阔,不亚于那些柏油路,行走极为方便。因为,这条路两边紧靠的,是魏振家的责任田。

    对于这条路,倾注了魏振不少的心血与汗水。他每次回家,都要看一看那条路。这些年来,村民们为了方便自己的生产生活,购买了不少的农用三轮车。而这种三轮车最大的缺陷,就是“淘”路毁路,尤其是遇上了阴雨天,三轮车一过,就会留下深深的车辙沟,天晴了经太阳一晒,“大沟子小窑子”的很难通行。每逢这个时候,魏振都会带领着他的家人,拿上铁锨抓钩等等工具,到这里修路补路,使这条路始终如一,既宽广又平坦。一季又一季,一年又一年,季季如此,年年如此,持之以恒,从不间断,好像这条路就是他的“私有财产”。为此,村里人都戏称他为“护路工”。有一年,一场大雨又把这条路毁坏了。这候时,正值麦收大忙季节,邻居们都已经开始了麦收。为了不影响大家拉麦过路,魏振就让一家人和他一起去修路。 

    这一下,孩子们不乐意了:“焦麦炸豆的季节,放着自家的麦子不割,却去为了别人修路,人家怎么不来修?如果下了雨,咱家的麦毁到地里怎么办?”

    魏振嘿嘿一笑:“人家和咱不一样啊。”

    “咋不一样?”

    “因为我是人民警察。”

    魏振这一件件“鸡毛尾蒜皮子”的小事,让我千真万确地理解了“智慧源于勤奋,伟大出自平凡”这句话。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多年来,魏振尽管还只是一个公安战线上的“临时工”,但却多次被评为全县公安系统先进工作者、鹿邑县先进工作者,受到公安局党委和县委、县政府的表彰与嘉奖。

    面对新闻媒体的报道,面对上级的表彰,面对群众的赞扬,魏振总是嘿嘿一笑:“我是人民警察。这都是一个警察应该做的。”

    作者:杨东志 来源:人民日报社市场报网络版《百姓中国周刊》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编辑指导   德孝基金   人员查询   撰稿查询   品榜人员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100733 电话:010-65365235 京ICP备14049483号-4 京ICP备(英)16014648号-1 京ICP备(中)16014648号-2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文信京[2009]091282号 投稿邮箱:bxzkchina@163.com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百姓中国周刊》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